台北市的歷史發展在舊石器時代開始成為早期平埔族生活的聚集地,後來經西班牙人及荷蘭人的入侵,至18世紀初期福建閩南人和廣東客家人的漢族移民,至19世紀末期台北府城建城,讓台北成為台灣首善之區。

1884年(光緒10年),臺北府城建築告竣,此乃「城內」行政區之初立,亦即民國79年以前的「城中區」,中正區係於民國 79 年隨著行政區域劃分,將原來的城中區與古亭區合併而成,是臺灣自清領以來的政治中心,也是金融、商業和文化聚集地。

大同區原名「大隆同」,大隆同有山,山形似龍,故有「龍穴」之稱,後來邑人為酬謝龍山並傳之久遠,乃將地名改稱「大龍峒」,臺灣光復之後35年2月,為紀念孔子天下大同之精神及取國父世界大同之崇高理念,配合舊地名而命名為「大同區」。

中山北路一段火車站附近之「梅屋敷」為日據時代最高級之旅舍, 國父來臺,在此落腳休憩,「梅屋敷」光復後改名為「國父史蹟紀念館」館內陳列開放供人參觀,為紀念 國父孫中山先生締造民國之偉業,將六個區會合併,並命名為「中山區」。

松山原名「錫口」,位於臺北盆地東北方,東南為丘陵地,周圍有四獸山、姆指山、筆架山等山峰綿亙,山麓有基隆河蜿蜒流過,原屬原住民平埔族遊獵捕魚的勝地,民國9年日人改為松山,并設松山庄,臺灣光復後正式命名為松山區。

位在臺北市南部,除東南部有大嶺頭丘陵之外,全域屬平原,是典型的散居型農村,日本據臺後,將本區規劃為重要之文教區,全國最高學府臺北帝國大學因此成立,臺灣光復因大安庄占地廣闊且位於中心,故以「大安區」命名。

當年平埔凱達格蘭族以獨木舟載運番薯等土產,至此地河畔與漢人交易,「漢人便以『蟒葛』或『蟒甲』,來表示番舟;以『艋舺』來代表番舟聚集之處」,日據大正9年改稱萬華,係取其「萬年均能繁華」之意。

在漢人大量進入臺北盆地移墾之前,本區內仍多荒埔澤地,也是從最早的凱達格蘭族的「貓里折口社」與後來漢人的「錫口街」逐步發展而來,為臺北市新興區域,各種對外交通設備非常完備,吸引各大企業總部進駐。

士林區原為平埔族「麻少翁社」居住地,光緒23年設「台北縣士林辦務署」,「士林」之名稱自此正式出現。這是因為當時士林區普設私塾、社學、義塾,文風鼎盛,遂以「士子如林」而改稱為「士林」。

北投地區早在距今6,500年前已有人類居住,目前已發現的新石器時代史前文化遺址共有15處,文化內涵豐富,民國35年成立北投鎮公所,民國56年將北投鎮併入臺北市管轄,改為北投區。

內湖區之「內湖」名稱,因其境內多山丘,形成多處小盆地,當地漳州籍人閩南語稱盆地為「湖」,故內湖是「內部盆地」之義,是依地形和先民開墾事蹟有關連性,而非指有水的湖泊名稱。

南港區名之由來,取自舊地名「南港仔庄」及「南港仔街」,清代南港人以茶農佔大多數,日據末期,南港茶業漸漸沒落,隨著整體產業環境的轉變,南港區產業風貌也跟著變換。

文山區位處臺北市南郊、新店溪以東,地勢為一小型之盆地,開拓之初湖澤遍地,乾隆年間,先民由景美沿溪入墾,民國57年併入臺北市,成為景美區與木柵區,民國79年,兩區合併為文山區。

基隆市發展起始於清治末期,在日治時期因港口開發而興起,古名「雞籠」,以深水谷灣之天然港灣著名,乃臺灣最北端的都市,境內的基隆港又是北臺灣首要航運樞紐,因氣候多雨而別稱「雨港」、「雨都」。

仁愛區位於台灣基隆市的中央位置,北臨基隆港,位處基隆市中心的精華地帶,加上地利之便,各路人馬匯集,發展出多元的文化,早期風光一時的基隆委託行、崁仔頂魚貨市場、基隆廟口和夜市小吃都聚集在這裡。

本區為清代基隆堡轄下之基隆街,光復後將原區會取消,民國十三年基隆實施市制,仍屬基隆市轄,直隸台北州,民國三十五年一月改稱信義區,區以下按地理環境劃分。

中正區位於基隆市中心東北、基隆港東面,為基隆市政府所在地,北面面臨太平洋,並包括有和平島、彭佳嶼、基隆嶼、棉花嶼、花瓶嶼等島嶼自然地理景觀豐富,與基隆嶼遙相對峙,扼基隆港咽喉。

清朝雍正時期即有漁民築漁寮聚居,由現中山一路虎仔山一帶,沿海岸闢填坡地至崁仔頂,為基隆創建市街之始,是基隆漳州人的發源地,亦曾是日人基隆廳所在地,並有外木山漁港,漁產豐富,海釣盛行。

安樂區位於全市西北方,為基隆市人口最多的行政區,清領時代亦稱基隆堡,日據初期,曾創設大武崙庄、蚵殼港庄,外加內木山庄,大竿林庄,均屬基隆廳,面積為全市第三位、人口數居全市之冠。

前清時代是台北府四堡中之上石碇堡中心要地,為本省東北部最早之城鎮之一,暖暖區原為巴賽族「暖暖社」(又稱「那那社」,Loanloan/意思:間隔處)居住地,清初從大陸福建泉州移民到此懇地。

七堵區位於基隆市西南方,為基隆市面積最大的行政區,在清代屬基隆廳石碇堡,由於基隆港附近腹地有限,加上七堵車站成為台鐵西部幹線對號列車的主要起點和終點站,近年已逐漸發展為基隆第三都心。

新北市的人口高度集中於淡水河左岸的各個行政區,清治前與淡水河右岸各自發展,這些過去皆為全面依賴臺北市的衛星城市;在臺北都會區擴大及升格直轄市的雙重效應下,現今的新北市已逐漸發展成以淡水河左岸各區為臺北都會區次中心的多核心都市。

明朝天啟六年西班牙人據基隆,已先民于『瑪鋉』居住,明鄭成功北伐荷蘭軍,相傳就是由萬里加投小澳登陸,民國39年廢區由臺北縣直轄,民國99年臺北縣升格為新北市,改制為萬里區。

舊名「金包里」,取自原住民平埔族的譯音。又因為大屯的特產硫磺礦,古籍中多以「採硫之地」來形容,廣佈的水田、良好的漁場,金山一直是北部濱海地區最為豐美的魚米之鄉。

康熙36年最早的記載名爲擺折社,90年代板橋因城市快速發展,重新定位爲與國際接軌的大臺北新都心,成爲臺北都會區新的交通樞紐,民國99年12月改為板橋區。

汐止舊名水返腳,昔日為原住民凱達格蘭平埔族「峰仔峙社」所在地,乾隆23年前後,漢人已在此聚居形成街肆,為昔日基隆河的重要渡口,民國9年乃取其潮汐至此而返之意,改名為汐止。

相傳清高宗20年,泉州人渡海來此地墾拓初名「簪纓」,本區四面環山形似坑底,所以改名「深坑」,日據時期稱「深坑庄」,臺灣光復後改為「深坑鄉」,民國99年12月改制為「新北市深坑區」。

早期西街居民以大菁為主要經濟產物,清朝石碇開發早期,石碇當時是茶的買賣,集散地很熱鬧,後來石碇西街由於煤礦的發展,茶葉的沒落,漸漸地發展重心便轉移到石碇東街。

早在前清光緒年間,已成為臺北地區往返於噶瑪蘭的必經之地,適時基隆河渡口附近,有一商家鋪號「瑞芳」,由於往來者眾多,不約而同或口頭相約,都說「去瑞芳」,或「從瑞芳回來」沿襲成名。

昔為凱達格蘭平埔族的活動地,清領時期除了稻米種植外,還以種薯榔及大青為業,煤礦業興起,令原以農為業的區民,紛投入報酬較高的礦業,並吸引其他相關行業及外來人口進入。

本區重要煤層因年代較老,煤質含熱高,且含硫量較金山煤田為低,故其煤質可稱冠於全臺,此外,夾雜著玄武岩及酸性岩脈,汞礦呈細微之網狀分佈,是台灣唯一的汞礦山,礦脈中尚夾有黃銅礦,錳礦等。

本區古名「摃仔寮」,「摃仔」是臺灣北部的凱達格蘭平埔族「KONA」的漢譯,原意係捕捉野獸的陷阱,而為了等候捕捉山獸,在陷阱附近搭建的草寮,就稱「摃仔寮」。

新店地區自明清以來,即是大臺北地區重要聚落,此後人口及經濟發展不斷成長與進步,民國35年成立為新店鎮,民國69年7月升格改制為臺北縣轄新店市,於民國99年6月改制為新北市新店區。

位於新北市之東南端,四周均為高山峻嶺環繞,境內少平地而多陡坡,為新北市之第三大區,文山包種茶之產製和銷售,已成為坪林區最重要的經濟來源,目前區民百分之八十以上為茶農。

清朝中葉,泰雅族人最早來到烏來鄉境,烏來泰雅族屬賽考列克群(swqoleq)馬立巴系統(Malepa),境內林木蘊鬱,植生遍佈,全區土地有80%為森林所覆蓋,因而有「臺灣的亞馬遜」之稱。

永和區原為平埔族原住民「秀朗社」故址,「秀朗」是荷蘭譯音,是一片由東南向西北逐漸降低的平原,和臺北僅一水之隔,交通便捷、商業繁榮,成為相當理想的居住環境。

本區位於臺北平原,土地肥沃,氣候適宜,自遠古即為人類聚居之所,日據時期取「中坑庄」之前字,連以「漳和庄」之次字,名為「中和庄」,由於鄉區位居交通輻輳要道,工商日益繁榮,人口逐年增加。

位於淡水河二大支流--大漢溪和新店溪的交會地帶,二百多年前這裡只有平埔族擺接社散居其間,漢人為了順利拓地,築有「土牆」做為防禦,由於「土牆似若城池」乃相約稱之為『土城』。

三峽因山區產大菁【可製染料】,又有清澈的三峽溪水,造就了染布業之發展,後來有外國人發現山地適合種茶,又有天然資源樟樹,於是染布、茶、樟腦為三峽過去最大的物產。

早期因開墾須大量鐵器、農具,打鐵店林立於鎮前街一帶,打鐵須鼓風爐煉製,先民即以「風櫃店」稱呼,清領時期先民為防土地流失,於河岸高地普植林木,日久成蔭,往來商旅便以「樹林」稱之。

鶯歌源自於北面山脈一塊鶯狀石而得名,因形狀似鷹,古代稱為「鷹」哥石,又因與「鶯」同音,後來被改為「鶯哥」,之後因「哥」為語助詞,被改為「歌」,清朝光緒年間改稱為「鶯歌石庄」。

明鄭時期三重為平埔族武灣社漁獵定居的地方,早期開發時台北橋下有全省最大的人力市場,為台北市的建築與繁華貢獻心力,讓三重順利從農業鄉鎮轉型為工業城市,有「七橋之都」的美譽。

新莊得名即「新興的街莊」之意,因淡水河帶來的河港之利,是台灣北部開發最早的地區之一,在乾隆嘉慶年間,舟船熙攘、商賈聚集,擁有「千帆林立新莊港,市肆聚千家燈火」美譽。

泰山舊名山腳,因座落於平頂山(今林口台地)之山下,因境內三級古蹟「頂泰山巖」香火鼎盛,登臨其境,台北盆地一覽無遺,因生「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遂相傳成習改曰「泰山」。

林口原名樹林口,原住民以小番社零散分布,為山胞八里坌社所居,傳統以種茶及磚窯燒製為業,民國58年後產業結構逐漸轉變,民國68年重劃區計畫實施,取代農業而以新興的工商業為主。

蘆洲原為淡水河畔沖積而成的一片沙洲,河岸蘆草叢生,魚蝦悠游其間,每吸引鷺鷥群集覓食,所以又得名「鷺洲」,民國99年,臺北縣改制升格為直轄市,蘆洲順勢成為一座具發展潛力的衛星都會。

「五股」地名原是由「五榖坑」陸續演變而來,清朝道光、咸豐年間,客家人逐漸外移,閩南人遷入,簡稱「五谷坑」再轉音為「五股坑」,日本人統治臺灣後,再將其簡化為「五股」。

八里區位於臺北盆地之西北端,西北濱臨臺灣海峽,略呈長條帶狀,兩端向東南及西南延伸,狀似蟹螯,鉗制臺北盆地淡水河之出口,地理形勢非常優越,早期為臺灣重要的河港之一。

淡水是個擁有400年歷史城鎮,古時候叫「滬尾」,今天稱淡水乃是因淡水河而來,由於位在出海口,清朝時期就是北部船舶往來重要的港口,進而帶動淡水的繁榮與發展。

從五千年前就有人在此居住,早在漢人入墾之前,土地屬於番社的有小雞籠社和圭柔社以及小部份屬北投社,漢人入墾以八連溪為界,以西多泉州人以東多閩西客家人。

由於在海邊有一小坵矗立,中間有一個大洞,狀如拱門,道光同冶年間稱「石門迅莊」,屬滬尾(含洼水)水師營,日冶時期設名為「石門庄」,除沿岸土壤較肥沃外,其餘均極貧瘠。

宜蘭縣為蘭陽溪沖積作用所產生之沖積平原,土壤肥沃,位於臺灣東北部,東臨太平洋,為歌仔戲的發源地,舊名為噶瑪蘭或蛤仔難,宜蘭自古以多雨聞名,有句俗諺云:「竹風蘭雨」,就是描述新竹多風而宜蘭多雨的現象。

宜蘭市著名的商圈有:「東門商圈」歷史悠久的東門夜市,各式蘭陽小吃一應俱全。「新民商圈」是旅客入境宜蘭市必經「門戶」。「神農商圈」是蘭陽平原北上南下之交通要衝,各項民生物品均在此匯集。

位於宜蘭縣最北端,是宜蘭縣最早開發的地方,也是台灣擁有最多鐵路車站的鄉鎮,頭城境內原為噶瑪蘭族活動地區,頭圍是漢人第一個建立的開墾據點,當時是噶瑪蘭地區人口及商業之最,所以又稱「頭城」。

礁溪鄉境西北部為山地,東南部為平原,礁溪溫泉是台灣少見的平地溫泉,屬於碳酸氫鈉泉,泉色清無臭,酸鹼值約在7左右,湧到地表時約為58℃,洗後光滑柔細不黏膩,由於富含鈉、鎂、鈣、鉀、碳酸離子等礦物質成分,對身體健康極有幫助。

嘉慶七年由吳沙率眾進入開墾蘭陽平原,後為酬謝有功青壯鄉民,故稱之,居蘭陽溪之下游,地勢平坦,且土壤屬沙質土壤,排水良好加上日照充足,故以農業為主,特產瓜果及青蔥,而稻米的產量更名列台灣三大米倉之一。

歌仔助本名叫歐來助,幼時即常在結頭分茄苳樹下搭歌寮,佐以大穀絃,自拉自唱,其後,將山歌改編為有劇情之歌詞,傳授門下,試為演出,博得佳評,逐有人出而組織戲劇團,名曰:「歌仔戲」,因此員山鄉傳說被認為是歌仔戲發源地。

在清代文獻中,羅東原本是滿布樹木的叢林,林中棲息大群的猴子,平埔族語稱猴子為「老懂」,便是「羅東」地名的由來,在先民的努力之下,融合了原住民文化及漢文化,成為宜蘭地區最繁華的一個小鎮。

三星鄉由於三面環山,一面向海,地理上自成一格,其境內以橫切平原中央的蘭陽溪為主要河川,早期河川氾濫洪害頻仍是其特徵,由於地理形勢的關係,其多族群,多水患的特殊性,在宜蘭別具一格。

大同鄉為一由西南低向東南方之狹長山地區域,居民散居在蘭陽溪兩岸之山坡地、台地及沖積平地上,聚居原住民均屬泰雅族山胞,農業以高冷地蔬菜之生產為主要經濟來源,遊憩資源冠於全縣。

五結鄉全境為平地,位於河川下游與海岸的交界處,早年每逢颱風、豪雨,總會造成一片水鄉澤國的景象;因為臨海的低地特性,除了五十二甲水鳥保護區為一濕地以外,鄉內有多處漁塭,養殖草蝦、淡水魚等。

冬山鄉始稱為冬瓜山,先民取自安平村境內附近有座形似冬瓜的山,所以叫做「冬瓜山」。冬山車站 2008 年改建為具有瓜棚意象之鐵路車站,有台灣最美的高架鐵路車站之美譽。

蘇澳古時稱為「港口」、「東港」、「施八坑」,後人為紀念先賢蘇氏開疆拓土功績,將其姓「蘇」字與港灣的「澳」字結合,稱之為「蘇澳」,夏季炎熱,冬季多雨,有豐富礦產和極為罕見特殊之冷泉。

位於宜蘭縣最南端,是宜蘭縣面積最大鄉鎮,但也是宜蘭縣人口最少的鄉鎮,境內居民主要是台灣原住民泰雅族,因東澳山中盛產貴重藥草(金線蓮)而得名。

台東擁有豐富的生態資源,處處都是天然美景,而多族群的原住民人文風貌,更是瞭解這塊土地豐富歷史的一部份,如蘭嶼達悟族的飛魚祭與船祭、布農射耳祭,或是卑南族的聯合年祭等。

台東平原原為卑南、阿美兩族遊耕的領域,荷據及清初時期,與附近其它地方泛稱為「卑南」,日本佔領台灣前,商民移往臺東者越來越多,稱為「南鄉新街」,光復後正名為「台東鎮」,民國 65 年升格為縣轄市「台東市」。

「綠島」原名「火燒島」或稱「雞心嶼」,為「輝石安山岩」所成之火山島嶼,綠島受限於自然環境,為尋求更好的謀生方式,人口逐漸外移,以遷往「花蓮」及「台東」兩縣居多,由於風景優美,目前以觀光為主要發展方向。

傳說自臺東遠眺「紅頭岩」,彷彿是趴在海上的紅色頭顱,所以稱為「紅頭嶼」,當地人稱蘭嶼為 Ponso No Tao,意思是人居住的島嶼,因盛產「白花原生蝴蝶蘭」,加上 1947 年參加日本花卉展獲得殊榮,所以改名為「蘭嶼」。

「延平鄉」早期原為「魯凱族」原住民的獵場,大約在清「嘉慶」年間,有原居住於南投山區一帶的「布農族」,進入鄉境內開墾建社,戰後初期還屬於台東縣「鹿野鄉」的一部分,1946 年才改取「延平郡王鄭成功」的「延平」為鄉名。

傳說 180 多年前卑南族大頭目「鼻那來」(Pinara)聰明蓋世,有漢人血統,除了建立部落典章與納稅制度,發展迅速統治附近各大部族,荷蘭人稱之為「卑媽拉」(Pimala),漢人則簡稱為「卑南」,一直沿用至今。

從「台東市」經省道「台九線」往北行,經過「鹿野溪」,眼前一片原野,這裡是清朝時期台東知州「胡傳」所稱的「台東第一大平原」,鹿野曾經擁有群鹿奔馳景像,目前已成為國內休閒旅遊的重鎮。

「關山鎮」原名「阿里壠」後來簡稱為「里壠」,源自於阿美族語形容當地很多「紅蟲」,日治時期開闢「關山警備道」,由於位在警備道東部出入口,大關山之下,乃於昭和 12 年(1937)改稱為「關山」。

「海端」指的是現今鄉公所的所在地「海端村」,其地正當「新武呂溪」出「中央山脈」轉向南流,進入花東縱谷之處,宛若兩山之間的缺口,布農語原稱 haitotowan(現名haiduan),意指三方為山所環繞、一方為開口之地形。

原住民世代聚落繁衍於此,東有「海岸山脈」,西為「中央山脈」,所以名為「大坡」,而「新武呂溪」沖積扇端的湧泉帶,造成了許多的池泊,直到日據時期,以聚居該池之上而取名為「池上」。

「東河鄉」原阿美語古名為 Maloalong,此名,同時也是「馬武窟溪」的古名,後來由於部落的男人天天到附近撒八卦網捕魚,於是漸漸被改稱為「馬武窟」(Fafukod),在阿美語中即指「撒網捕魚」之意。

成功鎮舊名「麻荖漏」,後來改名為「新港」,戰後才更名為「成功」,是東部最大的漁港,因為感念民族英雄「鄭成功」自安平登陸,驅逐荷蘭人,建立復國基地,遂命名「成功」定名至今。

長濱原名「加走灣」,原意是阿美族語的「瞭望所」、「守望台」 Pikakasawan 轉音而來,而「長濱文化」是目前為止,台灣唯一已發現的舊石器時代遺址,屬於五千至一萬年前的人類歷史遺蹟。

「太麻里」排灣族有一說,由於看見太陽由東方海面升起,破曉時刻,霞光萬道,稱此地為 Ja.Bau.Li 即「日升之鄉」之意,由於人口不斷增加,民國 26 年改為「太麻里庄役場」,台灣光復後民國 34 年改稱為「太麻里鄉」。

「金峰鄉」內的排灣族原住民,大多是在 17 世紀中葉自「屏東縣」遷徙至此,在文化上被稱為「東排灣群」,民國 40 年左右,另有來自屏東縣的「魯凱族」,分別遷徙至此,分類上屬「西魯凱群」,與在臺東「大南」的「東魯凱群」有顯著不同。

大武原稱「巴塱衛」為「拿棒子打」之意,早年「排灣族」自中央山脈東移至「巴塱衛溪口」(今大武溪)附近時,為了避開無法利用之沼澤濕地,會以棒子在地上打來做鑑別,所以稱此地為「巴塱衛」。

「達仁鄉」於日治時期原屬於「台東郡蕃地」,劃歸於「大武庄」之行政管制區,台灣光復後,於民國 35 年從大武鄉行政區內劃分出來,取名「達仁鄉」,鄉內山地原住民占 84% 以上,以「排灣族」為最多。

「花蓮」因地形多為高山,海岸線長達 124 公里,有多條河流在此出海,形成各種不同的海岸景觀,平原僅占全縣的 10%,相較於台灣其他地方的發展腳步遲緩,也因為如此,保留了許多尚未開墾的自然景觀,一直有「台灣最後的淨土」之稱。

舊名「奇萊」,「花蓮」則來自另一舊名「洄瀾」,「花蓮溪」由中央山脈脊線發源,至「立霧溪」切過太魯閣群山的「錐麓大斷崖」,從山谷與斷崖中牽引出的公路與鐵路,成為花蓮接受現代化與工業化的起點。

「新城鄉」在「花蓮」開發史上居先驅地位,清朝以後,從蘭陽平原遷移而來的「噶瑪蘭族」,在新城鄉建立了「加禮宛社」,台灣光復後,亦有不少大陸同胞遷居,因此閩客族群為數不少,民情風俗大都保持閩南舊有之習慣。

太魯閣族人源自南投縣境的「平生部落」,族人居住在「立霧溪」山谷地區已超過三個世紀,長期以來異族都慣稱居住在這裡的族人為「太魯閣 Truku」,早期與外族如「阿美族」、「漢族」等接觸,大部份是以物易物之小型買賣為主。

人口僅次於「花蓮市」為全縣第二,但其面積卻是「花蓮市」的兩倍有餘,境內多為廣闊的沖積平原,地質肥沃、水源充沛、氣候溫和,以前是「阿美族」的居住之地,阿美族稱此為「知卡宣」,意為出產薪柴甚多的地方,漢人音譯為「七腳川」。

「壽豐」是昔日「阿美族」的聚會所,來源資料無稽可考,明「永曆」三十六年,開始有漢人移入,日治時代稱為「壽役農莊」,是一個南北縱走,成一凹形的狹谷平原,在「鯉魚山」之末通稱「鯉魚尾」,為求地方昌盛所以取名為「壽豐」。

阿美族語稱本地為「馬里勿」,是「上坡」的意思,以前這一帶有種叫「木蘭」的植物會繞樹滋長,形狀有如鳳凰展翅一般,漢人見此情況便稱這裡為「鳳林」,這裡的客家人,大多來自於新竹以及苗栗地區,是一個典型的客家莊。

「光復鄉」在未設治前稱為「馬太鞍」,昔日家家戶戶都種植「樹豆」,所以光復鄉又被稱為「樹豆的故鄉」,樹豆阿美族語叫「珐太鞍」(Fataan),馬太鞍因而得名,台灣光復後,為紀念台灣光復,正式易名為「光復鄉」。

「豐濱鄉」這兒聚集了「阿美族」與「噶瑪蘭族」和「撒奇萊雅族」的社群部落,豐富的傳統慶典與生活文化,為「濱海山城」綻放著精采的四季風情,悠閒浪漫的「美麗山海走廊」,日日迎接太陽第一道曙光、夜夜星空璀璨,有如人間仙境。

日據時代日本政府鑒於此地稻米結穗累累,而以日本神社「豐葦原之瑞穗國」的字句,將「水尾」改稱為「瑞穗」,「瑞穗溫泉」旁的「瑞祥村」聚落,舊名為「高藥」(Koyo),屬於秀姑巒阿美族之溫泉部落(Wnsing)。

日據時代,由「花蓮港廳警務課」治理,各部落採用頭目制,光復後,當時鄉公所設於「鳳林鎮長橋里」,當地以鐵橋長度為全縣之冠而聞名,有萬里鄉之稱,於民國四十七年改名為「萬榮鄉」,寓意「昌榮萬年」而沿用迄今。

「玉里鎮」舊稱「璞石閣」,地名的來源說法不一,其中一說是阿美族原住民語 paheko 「派可」或「拔閣」的譯音,為「蕨草」之意,由於常年雲霧籠罩,厚重之濕氣及露水,金針逐漸成為「赤科山」和「六十石山」最具規模的經濟作物之一。

在日本未統治臺灣以前,全區域是「布農族」之活動生活區,國民政府來台後成立「山地鄉」,由於本地溪流,除大雨滂沱外,終年無水,所以舊名為「乾溪」,後來改為「卓溪」,又因行政中心所在地「卓溪村」而更名為「卓溪鄉」。

「富里鄉」的開拓,始於清「道光」年間,至今還有「平埔文化」的留存,日治時代,大批的北部移民進入,台灣光復後,續有西部移民遷入,西側是高聳入雲的中央山脊,東邊有娟秀的海岸山脈,秀姑巒溪經由日夜不停沖積,創造出一片肥沃的土地。